旅港内地茶艺师:在快节奏的香港慢慢做好中国茶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1-02-02 00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1月19日,旅港内地茶艺师刘振俊“缘缘堂”茶室演示茶艺。位于香港中上环的“缘缘堂”茶室是香港为数不多的纯中式茶室之一,刘振俊以茶结缘,传播茶文化,希望让更多的香港人爱上中国茶。 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

  温壶、投茶、冲泡、出汤、分杯、奉茶……刘振俊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,她驾轻就熟的茶艺在抬臂举手之间流露出来,当老茶与滚水在紫砂老壶中相遇,沁色出香、茶味升腾。虽有好茶相奉,但刘振俊坦言,在寸土寸金的香港,人们已习惯快节奏的生活,愿意花时间坐下品茗的人少之又少。

【编辑:朱延静】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经过两年的沉淀,茶室渐渐步上正轨,但2019年的“修例风波”却又让小店的生意跌至谷底。

  刘振俊告诉记者,香港早期的茶楼都有四五款茶可以选,早期的香港人是比较幸福的,但最近这些都是用比较普通的茶,因此在香港做高端的中国茶比较困难,前期铺垫比较辛苦。茶室开设了古董普洱品鉴、茶艺等课程,通过社交平台以低门槛招收有兴趣了解茶文化的学生。数月后,来学艺的人从“80后”扩展到“90后”甚至“00后”。为了提升影响力,她还请来著名茶人周渝、杨智深等前来讲茶论茶,两只手把腿部进行拉动并往腰部进行靠拢尽量

  茶室老板刘振俊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广东话,不论顾客是来“买茶”“叹茶”还是仅仅“看茶”,她都笑脸相迎、不厌其烦地向客人介绍。

  除了授课,茶室也靠茶香吸引了不少有缘人。既有爱茶的茶客,也有收藏茶的藏家,茶友们又带来新朋友,久而久之,熟客愈来愈多,香港人、内地来港人士、外国人都有。

  如今,香港社会虽已由乱向治,但新冠肺炎疫情却持续反复,令刘振俊的茶室依旧门庭冷落。

  刘振俊回忆,彼时黑暴势力猖獗,与她相熟的内地茶客甚至不敢在大街上开口说话,只有来到茶室中才敢用普通话互相交流,这让刘振俊既气愤又无奈。最让她不能理解的是,自己的内地背景和有时的坦陈观点,也让这间茶室遭受牵连。

  饶是如此,刘振俊给记者描述她的大多数香港茶友时,依然用的是“真诚、善良、有爱心”的词汇。

位于香港中上环的“缘缘堂”茶室是香港为数不多的纯中式茶室之一。 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

  在刘振俊看来,茶文化源于中国,在日本等国家也颇有生命力,她下决心要让更多香港人了解和爱上中国茶。“茶本来就是修身养性的佳饮。比如说人们累了,或者心里烦,在一个可以歇息的地方饮茶,可以让身心放松、安定一点。茶还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所以我乐意以茶会友,以茶结缘,茶在我的生命中占很重要的部分,许多朋友都是由茶缘转化成朋友。”刘振俊说。

  中新社香港1月22日电 题:旅港内地茶艺师:在快节奏的香港慢慢做好中国茶

  (香港故事)旅港内地茶艺师:在快节奏的香港慢慢做好中国茶

  2014年,一直热爱茶文化的茶艺师刘振俊带着河南老家的钧瓷来到香港。三年后,她从另外一茶馆老板手中接过这间茶室,重新创立自己的品牌自己经营。出于对中国漫画艺术先驱丰子恺作品的钟爱,她将茶室冠以丰子恺故居之名??缘缘堂。

 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王嘉程

  中上环是香港岛的中心地带,四周高楼耸立、行人脚步匆匆,一间名为“缘缘堂”的茶室就坐落在这里。茶室里没有小吃茶点,也不像周边饮品店推出奶茶等快饮品来吸引年轻人,而是主打陈年普洱、岩茶,是香港为数不多的纯中式茶室之一。

  对于来自内地的刘振俊来说,要顺畅地授课,语言障碍成为她不得不面对的困难,“刚来香港时就天天在学讲粤语,其实都是很别扭的,但上课必须用粤语,有些字眼讲得不准确,香港人一听就知道是外地来的”。

  “茶对香港年轻人来说,是一种奢侈。”刘振俊感叹,很多年轻人都处于忙碌、疲累的状态,不过抽时间来到这里后会放松一点、舒缓身心。

  “茶室经营了近四年,真正赚钱可能就一年。”刘振俊说:“我一直在坚持,一直在投入,也不想这么轻易放弃。希望不要有疫情,也不要再有暴力示威,希望香港慢慢好起来,我可以继续传播茶文化,继续以茶结缘。”(完)